新浪首页| 新浪汽车> 车型| 图库| 新闻| 报价| 经销商| 论坛

本地新闻 > 正文

开车上路进入“斗牛”状态 今天你怒了吗?

http://jn.auto.sina.com.cn    2013年08月15日12:04   济南时报 字号:

  夏季高温,催升驾驶员“路怒”情绪。这种伴随着汽车工业发展和社会生存压力增大而来的群体情绪,在当下这个炎热的时节里显得尤为突出。而“路怒”潜藏的问题是:社会焦躁,何以释怀?

  开车上路进入“斗牛”状态

  说起“路怒症”,单就自己的经历,马明军便可以举一大把例子。对这位每天都要开车穿越经十路东西两端的年轻司机来说,只要开车上路,情绪便自动进入一个“易怒”模式。交通拥堵,他怒;路遇事故,他怒;他人野蛮驾驶,他怒;行人闯红灯,他也怒。这是一种驾驶焦虑。去年便有心理学研究者从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随机选取900名司机,其中35%的司机称自己属于“路怒族”。作为一种在全国流行的社会情绪,济南的司机同样被这种焦虑笼罩,譬如马明军。

  一位“路怒族”的“路怒”经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马明军已经在马路上与人争执了四五次。他的QQ签名状态便是写自一次争执之后,内容冲动,至今未改,可见当时这位年轻司机的怒气程度。在那句话里,他称对方是一个开某品牌车的“二货”,并咒其“……闯灯就被拍,喝酒就被查,三天两头蹲号子……”

  如今说起来,那不过是一次变换车道的“加塞”行为,可在当时的情景下,两位司机却差点儿打了起来。事情发生在一个普通工作日的早上7点多,正是交通高峰时段,地点在经十路与山大路交叉口,恰逢交通拥堵路段。当时,马明军开车在其中一条直行道上挪着爬行,因为赶着时间上班,这位年轻人心里被堵得着急。他不停地摁喇叭,长摁,短摁,但是前面长长的压车队伍就是冲不破这停滞的状态。“特别慢。”马明军强调。

  马明军瞧见旁边另外一条直行车道稍微轻松一些,似乎有点小空间可塞进去,便打着方向盘想换车道。他这一拐,被塞车的那位司机不乐意了,晃大灯,摁喇叭,警告马明军注意自己的行为。“我就是塞车插个队而已,跑前边后我还回我本来的车道,凭什么不让。”早就被堵得焦躁不已的马明军不理这一套,逮着空儿硬是插进了另一条车道。

  捱过拥堵路段,车辆在进入经十东路后分流,行车通畅起来。马明军成功超车又回到原来的车道,正兀自心情大好,忽然听见一句粗口。原来,之前被塞车的那位司机气愤不过,专门赶上马明军,摇下车窗就开骂。马明军刚刚过去的焦躁情绪迅即又被引爆,仗着车上还有其他人,人多势众,回骂过去还不解恨,差点儿停下车跟人家打起来。事后,他立刻更换了自己的QQ签名状态,于是便有了那句戾气十足的话。

  马明军说,一旦开车上路,他就莫名其妙进入一种“斗牛”状态,脾气变得特别暴躁,平时的好耐性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只是想借个出口继续发泄

  “总是想开快车,快点到达目的地。”这是这位年轻司机坐进驾驶室握住方向盘时的想法,平时压力大,束缚多,开快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发泄。但他发现现实并非如此,“车的速度跟不上心的速度。”开车上路,总有一种状况会卡住他的车轮子。焦躁由此而生。

  焦躁的并非马明军一个人。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张雨青指导的《城市拥堵与司机驾驶焦虑调研》显示,北京、上海、广州3个城市随机选取的900名司机中,35%的司机称自己属于“路怒族”。这份调研指出,交通拥堵、恶劣天气、车辆事故、其他司机的野蛮驾驶行为等都可以成为司机路怒情绪的来源。

  济南市天桥区交警大队肇事处理中队副中队长孙强对“路怒”情绪亦有感触,在他看来,这是一场人、车、路的矛盾,汽车数量是不断增长的,但是城市的道路交通资源是有限的,于是便有了“堵”和“慢”的问题。当百姓期待的有车生活质量遇到不能尽如人意的交通质量,总会有一种心理落差。

  张力是济南一档交通电视节目的记者,见识过司机各式各样的“路怒症”,以及由此引发的争执纠纷。最初的时候,他还会对因为“路怒”情绪而起争执的双方好言相劝。时间渐久,他发现,其实这种纠纷本身就是“路怒”情绪的一部分,争执双方并不需要外人来劝解什么,只是想借个出口继续发泄。“争吵完毕后,问题该通过程序解决还是通过程序解决,但争吵的时候,却好像是谁的声音大谁就有理。”张力说。

  这个夏天,一直在一线奔波的张力发现,司机“路怒”情绪明显严重。在他看来,炎热的天气是“路怒”情绪的催化剂。孙强也认为这两者之间“很有关系”。而对马明军而言,当堵车遭遇高温,心里的火气肯定要再升几分。

  社会焦躁,何以释怀

  “路怒”情绪已是一种社会群体情绪,其背后是更为深层的社会焦躁。笼罩其中的社会人,或是直接在马路上与人争执,或是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转发心灵鸡汤……他们试图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释怀这种焦躁,起码让社会压力之下的生活看起来不那么沉重。

  马路上的真焦虑与微信里的伪轻松

  比起在马路上的焦虑,在微信等网络社交工具上,人们的精神状态似乎要轻松许多。在银行工作的杨维属于“路怒族”,但在网络的虚拟空间里他却看起来心态平和。

  “如果每天只看看微信,我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生活在一片美好之中,似乎人人都是人生哲学家,生活中所有的难题都有了答案,”杨维说,“但实际情况是,我几乎每天都在为完成工作任务费尽心力,喝酒应酬,小心翼翼地维护客户,还要看领导的脸色。”

  杨维最新发布的一条微信内容是关于职场励志的,他说他需要这样的心理暗示或者激励,因为实际的工作压力实在太大,就像那位要做各种贤淑女子的女同事一样,他们需要在一个虚拟的社交网络中营造一种看似轻松的假象,好像生活就是这样。“实际上缺什么才在网络上找什么。”杨维说。

  “网络上的轻松都是伪轻松,马路上的焦虑才是真焦虑。”杨维说,关注微信或者其他社交网络的时间只是睡前那短短的几十分钟,更多的时间他需要驾车行驶在马路上,奔波在家与单位,或者单位与客户之间。“如果道路畅通,心情还能过得去。如果遇上堵车,的确很糟糕。”杨维说,他最怕交通早晚高峰期,其心情烦躁程度不亚于马明军。至于马路争执,这位毕业于国内名校、衣着体面、收入可观的白领男士亦未能幸免。

  “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杨维说,只能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营造一个虚拟的轻松气氛,给自己一点心理暗示。

  社会焦躁由何而来

  杨维喜欢在马路上“指点江山”,在这位只有5年驾龄的司机看来,只要上路,他就是驾驶技术最好的。只要遇到道路拥堵,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卡住了他的车轮子,这位“老司机”就要对周围的行驶车辆和交通批评个遍,就连马路上的隔离栏、红绿灯的时间长短也能招他一顿猛批。马明军也有这样的感觉,总是认为自己才是路上最“厉害”的那个。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社会学专业研究者郭占峰认为,个体化是这项伴随着汽车工业化而来的“路怒”情绪的一个原因。在他看来,个体化“导致自我空间的不断膨胀,凡事都会从自身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过分地关注自我,难免会造成不必要的驾驶后果。”他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个体驾驶汽车如同将自己裹挟在一个狭小的私人空间里。

  除了个体自身原因,还有社会层次的原因。郭占峰认为,快节奏的竞争社会里,人们的工作压力不断增大,休闲时间越来越少,由此而生的身心疲惫也是引发路怒情绪的原因。他说,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个体之间的竞争变得异常激烈,“因此,驾驶员一旦遇到交通阻塞或他人不文明的驾驶行为时,烦闷、焦急和愤怒的情绪立即被引爆,从而出现个人驾驶行为偏失现象。”

  对于容易引发交通事故的“路怒”情绪,山东艺术学院社会学研究者刘金龙补充,这还是一种“文化滞距”,即社会的道德发展与经济发展速度有一定差距。

  给社会焦躁开药方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社会学研究者司汉武将包括路怒在内的这种社会焦躁情绪称之为“社会病理现象”。当这种病理流行起来引发关注以后,它便收到来自社会和学界的各种药方。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教授张雨青指导的《城市拥堵与司机驾驶焦虑调研》,建议司机通过听音乐或者嚼口香糖、开到加油站休息的方式提高积极情绪,缓解路怒。北京社会心理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的石孟磊则出版了一本《开车心理学》,希望诸位司机带着弗洛伊德开车上路,切忌因堵车而暴怒,因加塞儿便挥拳相向。郭占峰则更为干脆,希望驾驶员“养成文明驾驶行为”,时刻牢记“以他人安全为中心的交通理念”。

  杨维不太爱听这些药方,他觉得这跟微信上的生活经验或者心灵鸡汤等大同小异。在他看来,包括“路怒”在内的社会焦躁,其根本在于工作或者其他方面的社会压力太大,只要压力一天存在,焦躁就无可避免,并非简单地看看专家建议,然后自己心理暗示或者调节一下便能解决。

  以孙强为代表的交通警察,更多的则通过布置警力,加强交通安全隐患的检查,来尽量避免包括“路怒”在内的社会焦躁引发的交通安全事故。在他们看来,司机已然有情绪,他们要做的是尽力保障这些有情绪的司机的安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马明军、张力、杨维为化名)

了解更多济南行情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孟祥梅)

意见反馈 | 保存 | | 打印 | 关闭

新浪汽车|汽车生活原动力